• 揭秘招商金控

    王雅潔2022-09-10 09:59

    經濟觀察報 記者 王雅潔 2022年9月2日,中國人民銀行(以下簡稱“央行”)官網發布公告稱,央行審查并批準了深圳市招融投資控股有限公司的金融控股公司設立許可,并同意其更名為“招商局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招商金控”)。

    這是繼今年3月中國中信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和北京金融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之后,央行頒發的第三張金控牌照,也是國務院國資委體系內的首家央企金控。

    一名接近招商局集團的消息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表示,在獲得金控牌照之前,招商金融業務已經進行了內部架構管理的調整以及股權結構的調整,包括在業務范圍、經營情況、治理結構、風險管理等一系列層面厘清邏輯。

    在上述消息人士看來,招商金控牌照能夠順利獲批的一個原因在于招商局此前較早地開展了金融專業化運營,框架搭建符合政策指向,實現了實業和金融的風險隔離。

    2020年,央行印發了《金融控股公司監督管理試行辦法》,其中即提出“非金融企業應當公司治理規范,股權結構和組織架構清晰,股東、受益所有人結構透明,管理能力達標,具有有效的風險管理和內部控制機制。”

    按照央行的要求,非金融企業、自然人及經認可的法人實質控制兩個或兩個以上不同類型金融機構,并觸及數類標準時,應設立金控平臺。按照2018年央行報告,非金融企業控制的金融機構已有數百家。

    此后,央行以審慎的方式推動金控牌照的審理,截至目前,央行共受理了5家公司關于設立金融控股公司的行政許可申請,除已獲批的3家外,中國光大集團股份公司和中國萬向控股有限公司仍在受理之中。

    一位參與金控牌照申請的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表示,諸如股權結構不清等情形都會影響牌照的審批。

    金控牌照的價值在于對非金融企業控股多家金融公司的現狀進行確認和許可,一位資本市場人士將此形容為“補船票”。

    金控牌照的后備軍中,以央企和地方國企平臺為主。多家參與申請牌照的企業對經濟觀察報表示,已經有多家央企、地方平臺希望上門“取經”。五礦、華潤等多家央企也被認為是金控牌照的后備軍。

    但金控牌照也意味著更加嚴格的監管,上述接近招商局的消息人士表示,招商金控會始終把風險管控放在第一位。

    第三張金控牌照

    此次獲批金控牌照的招商金控,為招商局集團的全資子公司,招商局集團通過招商局輪船持有招融投資(更名后為“招商金控”)100%的股權。

    與此前獲批牌照的中信集團類似,招商金控為“小金控”模式,《金融控股公司監督管理試行辦法》中規定,如果企業集團內的金融資產占集團并表總資產的比重達到或超過85%的,可申請專門設立金融控股公司,由金融控股公司及其所控股機構共同構成金融控股集團;也可按照本辦法規定的設立金融控股公司的同等條件,由企業集團母公司直接申請成為金融控股公司,企業集團整體被認定為金融控股集團,金融資產占集團并表總資產的比重應當持續達到或超過85%,前者即“小金控”模式。

    上述消息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表示,從2016年開始,招商局集團就針對金融板塊持股比例分散的問題著手進行整合。

    2016年9月29日,招商局集團全面部署啟動招商局金融控股公司相關工作,成立了工作組,工作組下設行動小組,推動項目落地,以招融投資(已更名為“招商金控”)為主體,通過無償劃轉、現金收購等方式集中境內外金融股權,優化了金融板塊的股權結構,實現了實業和金融的風險隔離。

    2018年,央行公布了五家金控模擬試點:招商局集團、上海國際集團、北京金控集團、蘇寧集團和螞蟻金服。

    2018年6月,根據《招商局集團有限公司十三五(2016-2020年)戰略規劃》,招商局集團總部施行“核心職能戰略引領”與分類管理的管控模式,實施差異化管控。招商局集團經研究決定,成立招商局金融事業群/平臺管理委員會和執行委員會,由相關金融成員公司一把手擔任招商局金融事業群/平臺執委,持續優化金融業務管控模式。

    在上述接近招商局的消息人士看來,對金融機構股權的梳理、集中和內部架構的前置性調整,是此次金控牌照能夠順利落地的重要原因。他說:“這次申請的過程比較順利,得益于招商局金融專業化管理成型比較早”。在其看來,這種專業化的一個重要要求是實現金融和實業的風險隔離。

    19萬億金融版圖

    招商局集團為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以下簡稱“國務院國資委”)下屬的國有獨資公司。招商局集團是一家業務多元的綜合企業集團,核心產業包括交通物流、綜合金融、城市與園區綜合開發運營三大板塊。

    目前,招商金控監管口徑下風險并表及參股重要性機構總計約670家。其中,直接持股管理的主要從事金融活動的機構包括招商銀行、招商證券、招商仁和人壽、招商租賃、招商資本、招商創投等,覆蓋銀行、保險、證券等多個金融領域。

    2022上半年,招商局金融業務凈利潤733億元,同比增長5.7%;總資產規模10.4萬億元,管理資產規模(AUM)超過19萬億元。

    1992年至1997年,招商局在中國香港以資本為依托進行多元化經營、規?;顿Y,產業資本向金融、港口、公路、高科地產等各行業延伸,集團下屬控股企業已經超過200家,資產超過500億港元。

    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襲來,彼時,投資主體過于多元化導致招商局集團出現不良資產淤積、流動性困難,集團整體有息負債率最高時達到60%以上。

    也是在這一危機中,招商局確立了以金融為支柱產業的目標。1999年,招商局成立金融集團有限公司(招商局金融集團),負責金融行業的投資和經營,并根據集團授權,對集團內的金融業務實施行業管理和指導。

    此后,招商局逐漸從銀行、證券業務出發,成為一家擁有金融全牌照的大型央企集團。

    上述接近招商局的消息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講述了2015年A股市場大跌之時,招商局用超過400億資金增持招商銀行,提高持股比例的經歷。

    招商銀行自創立以來,就一直是招商局集團最重要的戰略資產,在集團整體戰略中扮演重要角色,也是主要的利潤貢獻者。

    但與此同時,隨著招商銀行的不斷發展壯大,經歷歷次增資擴股、股權分置改革及A股和H股的IPO后,招商局集團對招商銀行持股比例也不斷被攤薄。

    2006年招商銀行完成H股IPO后,招商局集團的持股比例到了17.63%。招商局集團最大的風險之一,就是招商銀行對集團利潤和現金流影響最大,但集團對其控制力和影響力相對偏低。

    作為經營業績好、分紅穩定、增長穩健的公司,招商銀行上市后受到基金、保險等機構投資者的青睞。陸續增持招行的安邦即為其中之一。截至2013年12月9日,安邦累計持有招商銀行11.33億股,占總股本5%,首次舉牌招商銀行。到2014年年末,安邦躍升招商銀行的第二大股東,持股比例為10.72%。

    與此同時,招商局集團也在增持招商銀行,2014年下半年,其持股增加了3.03億股,持股比例提升1.2個百分點至20%。

    2015年,開始于2014年的A股牛市在6月26日宣告終結,市場急轉直下。7月4日下午,國務院召集一行三會、財政部、國資委開會,商討金融市場應對之策。

    招商局集團內部召開辦公會,計劃動用超過400億元資金在二級市場上陸續增持招商銀行股份。

    7月11日至10月8日期間,招商局集團通過其控制的招融投資、晏清投資、楚源投資等累計增持招商銀行股份合計14.77億股,其中A股股份14.29億股,H股股份4862.25萬股,招商局集團的持股比例提升至26.80%。

    招商局集團對招商銀行的增持一直持續到2015年11月,累計增持比例達到9.76%,耗資逾400億元人民幣,創造了A股市場上大股東增持之最,在招商銀行的總股本占比為29.97%。最后,在交易所公布十大股東增持名單中,招商局集團是第一名,增持資金大于第2到第10名之和。

    這一年的8月25日,2015年半年報出爐以后,招商銀行股價連續兩日漲停,市值一度超過交通銀行。“那一刻,你并不知道招行股票會不會跌,如果跌了,我們就是國資流失的罪人。”上述消息人士表示。

    金控牌照的焦慮

    招商金控萬億版圖的形成也是后來者的模板。

    從2005年監管層逐漸放開金融機構入股限制開始,國資、民資中的產業資本逐漸興起了控股金融機構的浪潮,一批“資本系”開始出現。

    在2018年的央行報告中,提及“大量非金融企業通過發起設立、并購、參股等方式投資金融機構,有助于擴大金融機構資本來源,補充資本,改善股權結構,也增強了金融業與實體經濟的相互認知和理解。但同時,也存在過度投資、野蠻擴張、虛假注資或循環注資、不當干預金融機構經營、通過關聯交易進行利益輸送等問題,這既容易助長脫實向虛,也導致實業風險與金融業風險交叉傳遞,迫切需要明確政策導向,加強監管。”

    此后,在金融去杠桿和嚴監管下,一批類金融平臺閃現風險,迎來監管機構干預,這也使得一批曾經備受關注的民資金控逐漸式微——2018年金控模擬試點包括蘇寧集團和螞蟻金服兩家民營控股企業,而首批受理企業中則只有萬向集團一家民營企業。

    另一方面,多家央企、地方國資平臺開始不斷拓展金融版圖,因持有較多(兩家以上)金融機構,依然需要獲得金控牌照的船票。

    2022年9月6日,五礦資本董秘回復投資者關于其是否上報金控平臺申請一事稱:“公司正積極推動金控牌照申請,與人行營業管理部建立良好溝通機制,具體進展請關注本公司發布的公告。有關公司的具體經營情況,詳見公司定期報告及臨時公告。”越秀金控也曾在互動平臺表示,該公司暫不滿足申請成為金控集團的條件。對于未來是否計劃取得金控牌照,

    按照國務院2020年發布的《關于實施金融控股公司準入管理的決定》未經中國人民銀行批準,不得登記為金融控股公司,不得在公司名稱中使用“金融控股”“金融集團”等字樣。

    《金融控股公司監督管理試行辦法》第五十條規定,應當設立金融控股公司,但未獲得金融控股公司許可的,由中國人民銀行會同國務院銀行保險監督管理機構、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責令改正,逾期不改正的,中國人民銀行可以會同國務院銀行保險監督管理機構、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對其采取以下措施:(一)要求其部分轉讓對金融機構的股權至喪失實質控制權。(二)要求其全部轉讓對金融機構的股權。(三)其他糾正措施。

    一位參與金控牌照申請的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表示,如果最終無法獲得金控牌照,就意味著一些公司可能要剝離已有的部分金融業務。

    多家參與金控牌照申請的企業對經濟觀察報表示,已經有央企、地方平臺希望能夠去現場學習取經,了解要獲得央行批準,需要做些什么合規措施。

    在上述接近招商局集團的消息人士看來,金控牌照也意味著更審慎的監管,“招商金控會始終把風險管控放在第一位,這也與監管層對金控平臺提出的要求相吻合。”

    上述負責人認為,未來五到十年,排在第一的還是風險,即整個金融控股層面交叉的風險、關聯的風險,以及每一個成員企業的風險,誰會把招商局的金字招牌毀掉的風險。

    在一系列風險里,核心之一是大類資產配置。實際上,經濟在轉型,金融機構一般出問題就是在流動性風險上,但流動性風險只是一個導火索,前提是大類資產配置不能錯。

    第二是金融科技,也可以說是戰略性風險,招商集團反復強調對金融科技創新的重視,甚至鼓勵天馬行空的創新,允許試錯,不追求短期回報。未來,要更看重科技如何與集團本業相結合,從而改善甚至顛覆集團現有業務。

    目前,招商金控通過搭建三道防線,打造全流程、全覆蓋的風險管控體系。第一道防線以銀行部、證券部等“4+N”部門作為最前端,通過董事會層面推動成員企業建立健全風險偏好指標與落地實施。

    第二道防線是風險與法律合規部門,負責風險管理相關頂層設計以及法律合規風險等。

    第三道防線是審計集中,設立審計中心,集中統一管理內部審計工作。同時,設立了首席稽核官。

    此外,在全國銀行業和證券業尚未采用風險容忍度定量指標時,通過招商銀行、招商證券董事會下設的風險委員會,引領招商銀行、招商證券率先在內部制定風險容忍度定量指標,并將各類風險指標進行細化,將每一類金融風險量化考核。董事會將風險容忍度定量細化為十幾大類指標,下轄幾十小類指標,嚴格明確風險偏好框架,確保管理層在風險框架內穩健經營。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經濟觀察報高級記者兼國資新聞部主任
    長期關注宏觀經濟、國企國資等領域。擅長于深度分析報道、調查報道、以及行業資訊。
    国产精品无码一区免费看